逗“鹅”冤不冤,司法说了算

  一场商业诉讼,因为戏剧化元素迭出,被演绎为娱乐狂欢。

  先是杠上家喻户晓的“国民女神”,紧接着剧情反转为诈骗局,再到卖惨卖萌,自嘲自黑,最近两天腾讯和老干妈的瓜,不仅广大网友吃得津津有味,百度阿里等巨头也先后送出问候,更有八竿子打不着的各大品牌商纷纷拍一拍鹅厂。

  从化解尴尬的角度看,腾讯这一轮操作可谓经典。放低姿态,化身上当受骗的“傻白甜”,既博得同情还赚足流量,相当于一波品牌营销。

  只不过,残酷的商业竞争不相信眼泪,严肃的法律纠纷不能靠“一言难尽”“悬红辣酱”解决。相较于“辣椒酱香不香”“腾讯到底是不是个憨憨”,这笔1600万元的广告合同才是事件核心。在泛娱乐化表达之后,竞争对手的隔空喊话才是腾讯真正要面对的。

  回归事件本身,这一切源于一纸诉状。腾讯称这期间曾“多次催办无果”,可见在引起舆论关注前,双方多有接触。但蹊跷的是,这笔合同似乎未能够引起双方足够的重视。从目前看,贵州法院的通报和腾讯此后的表现,似乎坐实了“萝卜章”诈骗的事实。细究之下,除腾讯内部审查、直接采用诉讼手段请求冻结老干妈资产等问题外,涉事各方仍有诸多疑点待解。

  根据通报,三名骗子要为1600万买单。但从犯罪动机和犯罪实施看,这三人以身犯险,签订价值千万元以上的广告合同只为游戏礼包码?即使动机成立,他们又是如何骗过号称“南山必胜客”的腾讯法务部的?

  老干妈也难逃质疑。从现有事实看,腾讯旗下QQ飞车手游曾携手“老干妈”推出限定款礼盒,这一期间也在微博上形成了阅读量超亿的热门话题。如果骗子并非老干妈的成员,那限定款的“老干妈”是如何生产出来的?老干妈真如声明所言对合作毫不知情?

  相较于腾讯的体量,1600万的亏损即便不足以对经营业绩造成实质损害,但涉及投资者利益,不可语焉不详。更有论者指出,作为一种现象,两家企业闹到这一步,已经不只是关乎企业利益的私事。涉事企业处置惯性背后对应的司法态度,后续司法处理如何不偏不倚,都溢出了企业私事的边界。

  值得玩味的是,两地司法部门的立场都非常鲜明。贵州公安给出的通报尚未呈现事件的完整原貌,信息有待进一步披露。至于深圳南山法院,尽管有律师分析称,诉中保全并不会对资产冻结者造成实质伤害,但冻结行为依然值得商榷。

  在7月2日腾讯和字节跳动高管之间的交锋中,我们可以瞥见,请求法院查封冻结资产的招数,大公司屡试不爽。从这层意义上,老干妈不是个例。

  要“鹅”不被白逗,“妈”不再蒙冤,扑朔迷离之际,越需要公正司法给出答案。即便是对吃瓜群众来讲,最吊胃口的也还是事件真相。

(责编:李都也(实习生)、李栋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oshuogk.com